[安親校區]

平成廢物:快樂教育的后果,日本替我們試過了

樹媽說:關于如何才能教育好孩子,歷來有很多不同的觀點。從各個國家的教育制度到我們每個家庭的教子觀念,都一直在調整和改變。


這篇文分析了日本“寬松教育”下,成長起來的一代人。樹媽覺得有些觀點很值得我們父母去思考。


另外樹媽也想說,教育孩子并不是在“一無是處的庸人”和“只會拿高分的考試機器”中作單選題。最好的教育一定是幫助孩子成為最好的他自己。



4月30日,日本明仁天皇正式退位;5月1日,日本啟用新年號:令和。


平成時代終結。


從1989年到2019年,這個用了30年的年號,留給日本人的不是什么美好的回憶。


平成時代留在人們記憶中的名詞有:


房價崩盤、失去的十年、增長停滯、低欲望社會、記不住名字的首相們、3.11大地震、福島核泄漏……


以及我們今天重點要說的:平成廢物。


平成廢物源自軍迷們流傳的一個典故:


據報道,在一次陸軍演習中,一輛坦克的車長趁著休息時間用坦克內的顯示器放動漫打發時間,被抓到后上司訓斥他說:“這樣怎么和中國開戰?”


結果他說:“如果我們陸軍都和中國開戰了,那說明我們的空中和海上自衛隊都已經完蛋了,我們還是直接投降比較好吧!”


貝爾安親親子知識


但這個詞早已走出軍迷的范圍,成為全世界嘲笑這一代日本年輕人的梗。之所以這一代人被稱為廢物,是因為他們表現出的某些共同特點:

斗破苍穹漫画下载 www.htawt.icu 他們縱情享受當下,不關心明天和未來。


他們只關心“以自己為圓心,半徑3米內的事情”。


他們不想工作、不愿奮斗,連戀愛都懶得談。


他們沉迷于動漫、游戲、愛情動作片,能靠幻想解決的問題,絕不付諸實踐。

總之,這是一代及時行樂、沒有欲望、追求像豬一樣生活的死宅。


所以也被稱為“平成養豚”,或者“寬松世代”。


平成廢物們是怎么煉成的?


從社會背景來說,經濟低迷、少子化、老齡化都是推手之一,但最直接的推手,則是“寬松教育”的盛行。


日本政府從2002年開始全面推行“寬松教育”,內容包括:


降低課業難度,減輕學生負擔,不公布成績,不對學生進行排名,學習內容減少三成,上課時間縮減一成,等等。


是不是很眼熟?沒錯,就是減負。


寬松教育的理論基礎當然很“堅實”,說出來絕對政治正確:


出于對填鴨式教育的反省和國際教育形式的判斷,日本政府認為應該培養創新型人才,即從知識教育向創造力教育、創新教育的方向轉型。


說得很好,我們來看看實施后的結果吧。

寬松必然導致松懈

日本教育學會會長廣田照幸曾說:


寬松教育急切地追求創造力的培養,但忽略了創造力產生的前提——基礎知識的積累與鞏固。


是啊,我們一直在說,要培養孩子的創造力、創新精神,但創造力和創新都是教育的結果,而不是過程。


所有的創造力都必須扎根于基礎知識,才有可能產生。


否則,讓孩子隨意地發揮想象力,只能是空中樓閣、紙上談兵。


經濟與合作發展組織(OECD)從2000年起開始舉辦國際學生評估項目(PISA)。


日本第一次參加時,成績不錯:數學第一、科學第二、閱讀第八。


寬松教育實行后,2003年日本第二次參賽,成績已經變成了:數學第六、閱讀第十四。


所謂的寬松教育,在實施過程中,必然演變成松懈教育。


因為現代知識的學習,本身就是一個反人性、反惰性的過程。


日劇《寬松世代又如何》中有一句臺詞:


貝爾安親親子知識

貝爾安親親子知識


在原始社會,一個人需要學習的知識就是在周圍五公里內,有哪些東西可以吃,有哪些危險需要規避。


幾百年前,我們還有牛頓這種無所不知的科學家;幾十年前,人類還可以看到愛因斯坦這種科學大神。


而現在,每一個領域都被細分成了無數個微小的細節。


如果說人類的知識像地球這么大,那么一個博士的研究工作,也只能給這個超大的球,拱出一個針尖的新知識。


我們生活的現代社會,是一個信息爆炸和知識極大細分的時代。


我們當然不必強求孩子成為愛因斯坦,但目前學校教育中的語文、數學、自然、地理、歷史、英語、物理、化學……只是知識海洋中最基礎、最本分的通識。


在現代社會里,如果連這些通識,都要給孩子打折、減負,那么在這個人工智能都要到來的社會里,他們將來何以立足?


而我們還沒有說那些學校教育之外的、同樣需要孩子了解的知識:


社會學、心理學、人際交往、協同合作、口語表達、抗壓能力……


于是,日本政府給孩子減負了,培養出了廢物的一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?

寬松教育更不公平

寬松教育減少了學校教授的內容,降低了學習難度。


于是,每個孩子都能考100分,家長老師都很高興,但事情到此結束了嗎?當然沒有。


因為教育資源始終是有限的,想讓孩子上名牌大學、出人頭地,還是要去爭奪那極為有限的招生名額。


所以,有能力的家庭就讓孩子通過私立學校、補習班、游學班、素質班,提升將來的競爭力。


而那些享受到了寬松教育的快樂的孩子,他們的業余時間,真的會像政策制定者希望的那樣,去發展個性教育嗎?


也許有,但肯定百中無一,絕大多數的孩子,會把寬松和快樂的時間奉獻給玩耍、游戲、互聯網。


于是,階層就此分化,一部分孩子在學校減負、在校外增負,獲得社會競爭的優勢。


一部分孩子真的減負了,卻可能在各方面都全面處于劣勢。


日本文部省的調查結果也證明了這一點:


在大學入學考試中,私立學校的學生成績比公立學校的學生明顯高出一大截。


錢文忠教授說:


憑什么教育是快樂的?我實在想不通,教育怎么一定是快樂的?


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,這是不言而喻的……


但是我們教育的主體思路是對孩子不停地讓步,給孩子更多的快樂,給孩子更多的游戲時間。


天底下哪有這樣的教育?


在《灌籃高手》中,我們還能看到這樣的情節:為了參加考試,幾個人熬夜復習。


而現在,實施寬松教育的日本學校里,半個下午都是社團活動,大家玩得都很開心。

學??梢鑰硭?,社會呢?

童年的開心就是一輩子的快樂嗎?


寬松教育、快樂教育的最大問題在于:它只可能適用于學校,而不適合這個社會。


學??梢圓還擠質團琶?,但企業不會遷就能力不行的員工。


資本是赤裸裸的,它是要求員工競爭的,沒有能力的人將會被社會淘汰。


學??梢勻煤⒆涌燉志禿?,但社會不會。


進入社會之后,上級領導不那么在意你快不快樂,只會在意你能不能干。


那么多的企業,都把“抗壓能力”注明在招聘啟事中,是為了看員工“能抗多少快樂”嗎?


童年時代的學校教育,包括家庭教育,都不是孩子的終點,而是他們人生的起點。


而快樂教育、寬松教育,是把孩子的起點,建在了一堆沙灘上,一場大風、一次海浪,就足以摧毀寬松教育的全部“成果”。


目前的這個社會,還不會以“寬松”和“快樂”為主題。


寬松教育,只能讓0-18歲的孩子開心快樂,但之后,他們18-80歲的這段漫長的人生里,誰來讓他們寬松?


尤瓦爾·赫拉利在《今日簡史》中寫道:


隨著人工智能、精密算法、大數據等技術演進,人類將誕生一個龐大的“無用階層”。


因為,有了這些科技和算法后,有一些人,必將“毫無用處”。


你猜猜,到時候最先被淘汰的是什么人?


寬松教育的目標(培養創造力、創新型人才)當然是沒有問題的,但寬松教育的具體措施和教育結果,卻幾乎一敗涂地。


最終,日本十幾年寬松教育的結果,就是培養出了這一代及時行樂、逃避責任的年輕人。


他們沒有錯,他們只是適應了這個規則而已。


但他們被人稱作廢物的時候、被同事瞧不起的時候,沒有人能代替他們承擔,只有自己承受著。


日本政府發現寬松教育并不能培養高素質人才,于是時任日本文部科學大臣的馳浩,在2016年5月10日宣布:


日本將實行“去寬松教育”,朝著“教育強勁化”的方向發展。


也就是說,日本將與“寬松教育”訣別,不再強推減負措施。


《鄉下人的悲歌》一書中,作者J.D.萬斯出生于一個貧苦小鎮,通過苦讀考入大學,最終實現人生逆襲,在硅谷擁有了一份事業。



他衣錦還鄉之時,看到自己的兒時伙伴們,很多都陷入了貧窮、酗酒、精神創傷、藥物濫用的悲慘境地。


我每次回到家鄉,都會對此深有同感。


我當然沒有萬斯那么高的成就,但目前的生活狀況,已經是我拼盡全力苦讀的結果。


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,卻也常常后怕,覺得真是僥幸。


我和孩子的媽媽,是211的本科和985的碩士,我們目前的工作成果、人生思考,完全得益于之前20多年的辛苦讀書。


我也是一個爸爸,我和所有家長一樣,希望孩子能快樂地長大。


但就像那句俗話說的:父母之愛子,則為之計深遠。


我不僅希望孩子健康快樂地長大,還希望他在將來的工作和生活中,能有一定的競爭力,能在社會上立得住。


不必聞達于諸侯,但也不要被時代的車輪碾壓而過,如同螻蟻。


為此,在對他的教育過程中,不可能全是快樂,必然會有痛苦。


貝爾安親親子知識

圖片來源:電影《父子》


我會盡自己的最大能力,調動全部的知識儲備和方法論,為他學習的過程減少些許痛苦。


但我必須要讓他知道:教育,不可能沒有痛苦只有快樂。


這樣,他的18歲之后的人生,才有更多可能。



貝爾安親源自臺灣,是中國優秀的學生課后服務機構


如果您有興趣加盟貝爾安親,借助貝爾安親30年安親教育經驗、完善的安親托管老師培養體系和成熟的落地輔導經驗,創辦一家持續盈利的高端學生課后托育機構,輕松進入高端的小學生課后托管這片藍海市場,那么歡迎您加入貝爾安親大家庭。


 

聯系我們